欢迎光临江苏一六仪器有限公司官网!

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中国政府采购开始发力国产芯片

2018-05-23 17:39:32 [email protected] 5

        尽管美国对中兴销售零部件和软件的禁令将被解除,但此事依然对中国的芯片产业敲响警钟,社会各界普遍呼吁国家层面加强对芯片研发的扶持力度。近日有媒体注意到,在中央国家机关发布的新采购名单中,服务器产品的技术要求格外引人注目,因为龙芯、申威、飞腾等国产CPU都被列入了政府采购名录,“中国政府采购也开始发力国产芯片了”。

       《环球时报》记者22日登录中央政府采购网,发现在“征求意见公告”栏中,有一则发布于5月17日的《2018-2019年中央国家机关信息类产品(硬件)和空调产品协议供货采购项目征求意见公告》。在公告下方提供的系列附件中,是关于服务器、交换机、空调产品、台式机、笔记本以及信息类产品的具体技术指标。在关于服务器的采购技术标准征求意见中,可以发现今年公布的服务器产品采购类别有了一大调整:在原有服务器等类别的基础上,增设了“国产芯片服务器”这一新的类别,其中包括龙芯CPU服务器、飞腾CPU服务器以及申威CPU服务器。

      《环球时报》记者尝试联系政府采购中心获得进一步的解读,但该中心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中心不做进一步的解读。”

        在入围芯片公司之一的龙芯中科总裁胡伟武看来,这对国产芯片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式的意义”。“以前是没有进入采购名录,政府部门要采购还采购不了,现在可以采购了,”胡伟武22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体现了国家对国产芯片有着大力的支持。”胡伟武认为,既然国家层面列出了这个采购名录,说明与国产芯片相配套的服务器产品已经准备好了,“你不可能说没有米就煮饭吧?”

        此前进入政府采购协议供货范围的服务器厂商,配置的都是美国英特尔公司的E系列芯片,国产芯片能否较好地实现对英特尔系列芯片的替代呢?对此,胡伟武称,目前在一些比较固定的应用场合,龙芯可以实现对英特尔的替代,但考虑到芯片产业的发展还包括软件环境、软件生态的整体成熟,中国国产芯片要形成全面可替代,应该要等到2020年至2025年间。“只有有了一定的批量后,有些问题才会发现,在这个应用的过程中慢慢成熟,慢慢成长。”

       清华同方是主要的国产服务器厂商之一,该公司市场部副总经理刘杰鹏2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作为中央级别的国家机关,一些对信息安全要求以及管理要求比较高的单位必然需要这种安全级别较高的硬件设备,在服务器的采购项目里增加国产芯片服务器的选项,作为厂商来讲是非常欢迎的,站在国家的角度来说也是必要的。刘杰鹏称,一般而言,政府采购的征求意见稿最终会有一些调整,但基于目前的信息安全态势以及网络安全的要求,国产芯片服务器这一块应该不会全拿掉,区别只在于如何去落实,是全部入围还是部分入围。  

      对于国产芯片何时能挑大梁,胡伟武认为,“首先,要有决心,我们必须自己建构自己的产业生态;其次,要有信心,要相信在经过不断的改进,在使用中发现问题,我们自主的CPU是能够把自己的行业生态撑起来的;第三,要有耐心,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一个过程。”

中芯追赶台企为何那么辛苦?

     中芯是仅次于台积电、格罗方德和联电的全球第四大专业晶圆代工厂。但据数据公司IC Insights在2017年的统计,前两名占据了全球70%的市场份额。中芯虽然排名第四,但市占率只有6%。

尤其是中芯还在28纳米苦苦挣扎时,台积电7纳米的芯片已于2017年4月开始试产。这意味着,台积电的技术已经至少遥遥领先中芯三代。

      那么,自2000年建成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赔钱的中芯,为何走过了近20个年头,还是与台积电的技术差距仍然没有丝毫缩短,甚至渐行渐远?

      “天下杂志”援引业内人士说法,对于中芯和台积电两家企业之间至少5年的差距,给出了两个原因。

      一方面,现已成气候的华为等大陆企业的第一桶金,都来自高度保护、且对技术要求较低的国内市场,待厚植实力之后,才出征海外。但半导体产业链高度全球化,而且具有多数客户价格较不敏感的产业特性,这让中芯很难如法炮制。

      另一方面,“天下杂志”还认为,中芯进步缓慢的背后有一定的体制原因。

      “因为大陆幅员辽阔,在政府引导下发展半导体的产业政策,需要经历‘中央制定,地方执行’的过程,但地方政府之间有竞争,各省争相下发政策支持,动辄就建百亿资金需求的半导体场。比如中芯就在相隔千里的上海、北京各有两座12寸厂,深圳和天津各有两座8寸厂。这样一来,不但难以形成半导体产业集群,使管理变得复杂,而且会导致各地势力、各种背景的股东,各有各的意见、人马,从而演变成中芯内部派系斗争频繁的最坏结果,效益自然不佳。”

       台媒还称,半导体的制造特别困难,必须有人愿意长时间地烧钱支持,但又不会常常干涉;此外,还需要领导者有非常强的个人能力,比如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

事实上,造成台湾和大陆在半导体制造领域技术差异的还有一个原因,设备。

        据《中国青年报》援引赛迪顾问公司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刘堃说法介绍,根据上世纪签订的《瓦森纳协定》,西方国家对中国大陆进行设备出口是有限制的,这很大程度上影响国内企业在芯片制造设备上的先进程度,“有的小企业不得不买二手设备来支撑工厂的运作。”

      《瓦森纳协定》全称《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安排》,是世界主要的工业设备和武器制造国在巴黎统筹委员会解散后,于1996年成立的一个旨在控制常规武器和高新技术贸易的国际性组织,拥有33个成员国,中国大陆不在其列,其主要目的是阻止关键技术和元器件流失到成员国之外。

        值得注意的是,《瓦森纳协定》虽然允许成员国在自愿的基础上对各自的技术出口实施控制,但实际上,成员国在重要的技术出口决策上受到美国的影响。而中国大陆、朝鲜、伊朗、利比亚等国家或地区均在被限制名单之中。这严重影响了我国与其成员国之间开展的高技术国际合作。

中国拿下一项"制芯"关键技术

        历时26年,用于芯片制作的国产高端电子树脂研制成功。专家认为,这种高端材料打破了美日等国垄断,可大大加速我国自主芯片的研制进度。

        记者了解到,“光刻胶用线性酚醛树脂”的国产化成功,已经让数家光刻胶企业(“芯片”上游企业)慕名而来,采购这种“制芯”用的高端材料。

       “以前并没有觉得电子树脂的市场可以如此之大,主要将其应用在印制电路板领域。但随着中兴事件发酵,以及自主芯片热的再度升温,让我们看到中国发展高端电子树脂的迫切性。”项目研制者之一、圣泉酚醛树脂研究所所长李枝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中国芯’难产的背后,也暴露出中国高端材料长期依赖进口,以致于被人卡脖子的窘境。”

        作为芯片的核心材料,光刻胶及光刻胶用树脂的技术曾长期由国外垄断,中国长期依赖进口。1992年,唐一林开始组建团队,着手酚醛树脂的研发,并尝试进行生产,但由于生产装备落后,不掌握核心技术等原因,他们经历了许多挫折,未能做出好的产品。无奈之下,只能将目光投向海外。1997年,经过严谨甄选,多轮谈判,圣泉最终与英国海沃斯矿物及化学品有限公司达成了合作,引进了英国最先进的酚醛树脂生产技术。

       “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而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只有自力更生。”作为过来人,唐一林深刻理解这句话的内涵。



标签:  中国政府采购开始发力国产芯片了 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中国政府采购开始发力国产芯片

关于我们

江苏一六仪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光谱分析仪器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位于上海和苏州中间的昆山市城北高新区。我们专业的研发团队根据十年以上的行业经验与海内外多名专家的合作,研究开发出的一系列......

查看更多

联系我们

行业应用选型